第07版:海峡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浅水湾畔读萧红

4月的浅水湾,海蓝云淡,浪静风平。

无数纷沓的脚步走过香港这一著名的观海游水之地,却少有人注意到沙滩上的一座雕塑。

这座名为“飞鸟三十一”的雕塑,是为纪念埋骨于香港浅水湾的女作家萧红而立的。

她的生命旅程终结于香港

“鲁迅先生从《生死场》中,最早看到了萧红的才华,他称赞萧红是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香港作家联会会长潘耀明说。

1934年,23岁的萧红创作了小说《生死场》。鲁迅亲笔写了序言:“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女性作者的细致的观察和越轨的笔致,又增加了不少明丽和新鲜。”鲁迅的经典评价,奠定了萧红在文学史上抗日作家的地位。

超世的才华若不能遇到好的时代,便注定要承受更多的苦难。

1940年1月,萧红和端木蕻良一起来到了香港。萧红做过多次关于抗战、妇女问题和文艺问题的演讲。香港的碧海蓝天和鸟语花香暂时抚慰了她漂泊的心。一年间,她完成了小说《呼兰河传》以及《马伯乐》《小城三月》等重要作品。

和当时的许多文人一样,萧红的生活穷困潦倒,写小说挣的钱有时连果腹也难做到。得了肺病的萧红,由于美国作家史沫特莱等友人协助,才住进了玛丽医院。

日本侵略者将战火烧到了香港,1941年,香港沦陷。连天的战火中,萧红拖着病体被人抬着从九龙逃到港岛,又在港岛西躲东藏、山上山下地逃命。战时医药紧缺,食物匮乏,这对萧红都是致命的打击。

1942年1月22日,萧红在圣士提反女子中学的临时救护站含恨离世。31岁的年轻生命就此凋零。

香港成为萧红漂泊生涯的最后停泊地。她的骨灰一半埋在浅水湾(1957年移葬广州银河公墓),另一半埋在圣士提反女子中学的一棵大树下。

战火重创香港,也摧毁了萧红

萧红在香港居无定所。记者试图寻找当年萧红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却一无所获。

尖沙咀金巴利道诺士佛台3号,这处地方如今是一条夹在高楼中间的酒吧街。下午5时许,肤色各异的人坐在桌前浅酌,灯红酒绿,服务生来往穿梭。萧红居住过的另一处——尖沙咀乐道8号时代书店二楼,也已找不到一点昔日的痕迹。

祖国山河破碎,游子痛彻心扉。困守孤岛、奔波流离的生活,更令萧红思念北方的家园。在《呼兰河传》里,她写童年的后花园和祖父,写家乡的故事和传奇,写呼兰河的四季,写那些底层小人物。她的笔下,有欢喜,也有悲伤。

战火重创了香港,也摧毁了萧红。

离世前的最后一个秋天里,在《给流亡异地的东北同胞书》中,萧红写道,我们应该献身给祖国作前卫工作,就如我们应该把失地收复一样。这是我们的命运。东北流亡同胞们,为了失去的土地上的大豆、高粱,努力吧!

潘耀明对中国现当代文学多有研究。他说,包括萧红在内的老一辈作家都有很浓厚的家国情怀,对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有强烈的认同感,因而他们的作品中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国家是根,没有根,失去了生长的基础,就不会有未来。

生于乱世,萧红短暂的一生虽悲苦却又精彩。“人生激越之处,在于永不停息地向前,背负悲凉,仍有勇气迎接朝阳。”诗人萍儿对记者说,萧红的这段话表明了她在艰难中依然心向光明的勇气,她对家国的无尽思念和诗意的语言超越时代,给今天的人们带来感怀和启迪。

“浅水湾头思祖国,年年香岛掩诗魂”

浅水湾沙滩上,2016年设立了“飞鸟三十一”雕塑。萧红常自比飞鸟,设计者以31只鸟代表萧红短暂的一生,从北到南,从萧红的家乡呼兰开始,每一年都有一只鸟落到她漂泊过的地方;鸟的颜色由白渐变为红,代表她生命色彩的沉淀和积累。

“浅水湾头思祖国,年年香岛掩诗魂。”广东诗人芦荻的诗句表达了人们对华年早逝的萧红的追思。“飞鸟三十一”雕塑前,偶有海内外的游人在此追忆萧红短暂而凄美的一生,感念这位对故乡和国家、民族充满深情与眷恋的女作家。

潘耀明说,萧红的作品在海外影响很大。几年前,日本一位汉学家找到他,请他一起到圣士提反女子中学祭拜萧红。但物换星移,70多年前萧红的骨灰究竟埋在哪棵大树下,虽多方寻找,仍难以确定。

记者来到位于香港半山列堤顿道的圣士提反女子中学,隔着围栏,探寻当年萧红度过生命最后时光的地方,只看见校园内一棵棵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

萧红匆匆地来了,给香港播下了文学的种子;她又匆匆离去,留给人们无限的怅惘。

(据新华社香港电)

版权所有 ©2020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