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经济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

经济评弹·随笔——本报记者专栏

数字人民币未来可期

本报记者 潘抒捷

一段时间以来,数字人民币成为热门话题。今年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举行期间,数字人民币在福州首次亮相。彼时,作为峰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人民币专题展吸引了众多观展者,不少人现场尝鲜体验,用数字人民币购买咖啡。事实上,数字人民币在深圳、上海、北京等试点地区的应用场景日渐丰富,已涵盖批发零售、餐饮文旅、教育医疗、公共交通、政务缴费、税收征缴、补贴发放等领域。截至6月30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受邀白名单用户已超过1000万名,开立个人钱包2087万个、对公钱包351万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笔,金额345亿元。

数字人民币一经推出,学界业界及时解读。根据央行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介绍,这种货币的属性与功能和纸钞完全一样,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法定货币,只不过载体形式是数字。从专家所下定义中可知,数字人民币具有两大特征,一是形态为数字货币,二是用以电子支付。

其实,数字货币并非新鲜事物。早在十几年前,有程序员便发布白皮书,推出比特币。这是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通过密码学手段保障数据全程留痕和不可篡改。然而,比特币并未发挥其作为区块链前沿技术的独特优势,反而成为炒币乱象根源。个别人进行所谓的首次货币发行,推出各种数字货币用以交易。而交易大多采取7天24小时不设涨跌幅模式,吸引了一众企图一夜暴富者。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相关部门的数据显示,眼下能够监测到空气币、传销币近千种。显然,若未能识别这些不受监管的数字货币,极可能被当成“韭菜”收割。另外,这些数字货币还成为某些黑灰产业的洗钱工具。所幸,国家有关部委的监管从未放松。

作为加密资产,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不享受任何主权信用担保,没有任何价值基础。相比之下,数字人民币由国家信用背书,是有法偿能力的法定货币,具有最高的效力和安全性。这是两者之间的最根本区别。从这个角度看,数字人民币既充分发挥区块链的技术优势,又完美避开其弊端与限制。比如,数字人民币遵循“小额匿名、大额依法可溯”的原则,一方面,可满足公众对小额匿名支付服务的需求,尤其是在保证隐私和安全的情况下实现政府对群众定点到人的直接支付,杜绝民生资金虚报冒领、截留挪用等可能性;另一方面,依托高可追溯性,在必要时可通过流通数据记录实施追踪与监管,有助于打击偷税漏税、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违法犯罪行为。

电子支付同样早已融入日常生活。众所周知,随着支付平台的不断发展与二维码的广泛应用,眼下“无现金时代”已经开启。不过,我们享受着电子支付的方便快捷,实际上也把消费痕迹及其背后的个人信息暴露在各个平台。“大数据杀熟”就是令人头疼不已的表现。数字鸿沟问题同样值得注意。老年群体受限于身体机能和思维反应能力,使用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终端的积极性本就不高,面对相对烦琐的操作流程,不少人止步于“扫一扫”,出行、购物、办理个人业务处处受限。另外,不同支付平台之间,由于竞争等关系还存在互不支持甚至有意设置壁垒的问题。

数字人民币与支付平台不同,前者是“钱”,直接付给商家,而后者是“钱包”,支付给商家的是钱包里的钱。虽然实际支付过程中体验差异不大,彼此间也是补充而非替代的关系,但数字人民币具有法偿性,任何人或机构拒收就涉嫌违法,这就能打通不同平台之间的支付壁垒。同时,数字人民币体系收集交易信息遵循“最少”与“必要”的原则,除法律明确规定外,不过度收集并且不提供给第三方,杜绝信息泄露。此外,数字人民币提供多终端选择与双离线支付,为老人和小孩等数字应用能力弱的人群提供简单易用的终端硬件,并且让电子支付在网络信号不佳场所乃至无网络时可像纸钞一样使用,有效避免因数字鸿沟带来使用障碍。

当然,数字人民币除对“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具有比较优势外,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纸钞和硬币携带不便以及发行和回收成本高等缺陷。

我国于2019年开启数字人民币试点。目前,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132万个。2021年7月16日,数字人民币指定运营机构扩容,招行获准加入。同日,央行发布《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透露了有关数字人民币的一些重大信息。在中国人民银行召开的2021年下半年工作会议中,提出稳妥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我们有理由相信,数字人民币未来得到推广与普及后,随着公众参与度与使用频率不断拓展和提高,必将有助于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版权所有 ©2020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