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关注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

让英雄的名字熠熠生辉

□本报记者 何祖谋

福州文林山革命烈士陵园已成为党政机关和社会各界公祭先烈、开展烈士纪念活动的重要场所。(资料图片)

“守墓人”叶子华为烈士墓碑描红。 本报记者 何祖谋 摄

福州市中小学生在文林山革命烈士陵园祭奠缅怀英烈。 (资料图片)

苍松翠柏环绕下的厦门市革命烈士陵园 (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天地英雄气,浩然壮国魂。今年9月30日是第八个烈士纪念日。福建是革命老区,党史事件多、红色资源多、革命先辈多,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全省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有关部门通过探索建立“两分一统”长效管护机制等办法,把英雄烈士纪念设施规划建设好、管理保护好、维护利用好,充分发挥了其铭记历史、缅怀英烈、教育后人的红色阵地功能。

安“家”

9月27日上午,新建的三明市明溪县革命纪念园烈士集中安葬点,青山巍然,鸟语花香,“口”字形陵区,从西朝东,墓碑平行排列,清一色的卧式石碑,石材分别为大理石、花岗岩或汉白玉,显得整齐划一。第一位迎来的是叶维书烈士。“爷爷,这是你的‘新房’,请安息吧……”烈士孙子、退休教师叶春生手捧遗骸罐庄重走向墓区,小心翼翼地将遗骸安葬入土,并轻轻地抚摸烈士的墓碑,献花、鞠躬、致哀。

叶维书烈士是明溪县雪峰镇人,生前为县苏维埃政府粮食部长、红军干部,1934年,在宁化县泉上镇反“清剿”战斗中牺牲。这次叶维书烈士遗骸是从偏僻山沟迁来的。“感谢县委、县政府崇敬先烈,关爱烈属,让烈士有了漂亮舒适的‘新家’。”叶春生激动地说。

明溪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邱德兴表示,在烈士纪念日前夕,包括叶维书烈士在内的12座零散烈士墓集中迁此安“家”,以慰英灵。他说,这些零散烈士墓坐落各乡村,普遍存在设施陈旧简陋、管理不到位等问题。如今,县委、县政府在革命纪念园划出专门区域建设烈士集中安葬点,将零散烈士墓迁入集中管护,既方便烈士后人和干部群众祭扫祭奠,又可以发挥红色教育功能。

明溪县为零散烈士墓安“新家”,是我省今年以来开展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修缮提升、集中管护的一个缩影。

我省党史事件多、红色资源多、革命先辈多。革命战争年代,有10多万人参加红军,纵横驰骋,浴血征战,3万人参加长征,有名字记载的烈士将近5万人。也因此,许多英烈留在八闽大地。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特别是县级及以下部分零散烈士纪念设施存在年久失修、责权不清、经费无保障、维护人员缺失等问题。

今年以来,我省多措并举,分级分类施策,应集中尽集中,应修缮尽修缮,对11006处县级及以下烈士纪念设施(含碑亭塔祠)进行整修提升,截至目前,已完成整修10934处,整修率达99.3%。各地积极行动,在全社会倡导崇尚英雄、缅怀先烈的浓厚氛围——

为更好地管护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晋江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市革命烈士纪念碑保护中心,属地(镇、村),管护(烈属)三方签订管护协议书。同时,建立“一对一”沟通联系机制,对全市33处零散烈士纪念设施进行再排查再摸底,全面落实市、镇、村三级属地责任,形成责任清单,建立整改台账,确保各项整改措施落实到位。

罗源县以问题为导向,面对面向烈士遗属宣传烈士墓保护管理政策,并采取奖励激励以及个性化迁移等灵活多样方式,零散烈士墓迁移保护管理工作全面提速,截至目前,已有33座零散烈士墓迁入县革命烈士陵园。

光泽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将无纪念设施的零散烈士墓迁入当地县革命烈士陵园集中安葬。

……

寻亲

“当年,他们为了我们牺牲;现在,请为他们做一件事。”为烈士寻亲,让烈士魂归故里,了却家人的心愿,让更多的人知道烈士的光辉事迹,以此来告慰英灵、致敬英灵和抚慰烈属。

9月15日,在武夷山、顺昌两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将埋葬在武夷山景区的兰财寿烈士遗骸,迁移至顺昌县龙山红军烈士纪念碑零散烈士墓集中管护点安葬,让英雄魂归故里。

今年4月6日,顺昌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根据群众提供的兰财寿烈士墓碑图片,得知兰财寿是顺昌县洋口公社(镇)谢坊大队(村)人,查阅《顺昌县烈士英名录》,确认了兰财寿的烈士身份,并将相关信息告知武夷山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随后顺昌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找到了居住在谢坊村已是85岁高龄的哥哥兰财生、68岁的妹妹兰生娘。兄妹听到有兰财寿的消息后,表示希望前去祭扫,由于兰财寿烈士墓在武夷山景区,个人祭扫不便。顺昌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便联系了武夷山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在其协助下,50年来家人第一次来到兰财寿烈士墓祭扫。

“把兰财寿的墓从150公里外的武夷山迁回了顺昌,让烈士英灵时隔50年终于回归故里,我们十分感动。今后我们来看他就更加方便了。”兰财生感激地说。

今年以来,全省各级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梳理出无亲友祭扫、资料缺失的烈士线索205条,并通过多种渠道为烈士寻亲,至今已经为131名烈士找到亲属。

“感谢党和政府!这样高效准确地为烈士寻亲,给我们烈士亲属办了实实在在的大好事。”6月3日,原籍山东省平原县仇敬德烈士的亲属在仙游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仙游县烈士陵园,为仇敬德烈士献上鲜花,深切表达跨越70年的思念之情。

烈士仇敬德生前是步兵220团9连战士,在1951年9月6日围剿匪徒陈令德的战斗中牺牲,现安葬于仙游县烈士陵园。烈士仇敬德的家人因不知烈士安葬地,70年来,一家三代人不远万里横跨6个省份,多方寻亲未果。

今年3月以来,结合开展烈士纪念设施整改提升专项行动,仙游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全面梳理安葬在仙游县烈士陵园内6名原籍不详的烈士名录,烈士仇敬德就是其中之一,并通过“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积极为烈士寻亲。仙游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联系了平原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由于烈士仇敬德离开家乡时间久远,亲属也已搬走,给寻亲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难度。但经多方辗转寻找,终于找到了烈士仇敬德的儿子仇炳泉,并对仇炳泉的家庭情况进行了核实。最终,圆了这场长达70年的寻亲梦。

今年上半年,退役军人事务部组织的“为烈士寻亲”网络活动引发全省各界广泛关注。在各地有关单位、媒体、网友的共同努力下,漳州籍烈士苏精诚、泉州籍烈士柯贤昌等烈士亲属先后被找到。

守护

在烈士张维松墓碑前,两盆三角梅开得正艳。

清扫落叶、拂去灰尘、擦拭墓碑……今年67岁的叶子华每天来到烈士陵园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扫帚、带上抹布,把陵园里里外外和烈士墓碑清理得干干净净。日上三竿,又到烈士张维松墓前,给三角梅浇水。“这是烈士亲属带来的。我每天定时浇水,这两盆三角梅已经有8年了。”

叶子华是一名海军退役军人,作为厦门市湖里区薛岭山烈士陵园的“守墓人”,他日复一日地守护着陵园内的344名烈士,已整整12年了。“烈士是为人民牺牲的,人民会永远记着他们,为英烈守墓是我坚定的信念。”叶子华说。

薛岭山烈士陵园建于1950年,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洗礼,出现墓碑破损、字迹模糊等情况。为此,厦门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和湖里区政府安排资金,修缮提升整体陵园,如今园区焕然一新:不仅为344个老旧烈士墓重新做了饰面,划定烈士保护区,还新建了烈士英名墙,以告慰英灵。

“我是革命烈士的后代,先烈的事迹和精神始终感召、激励着我努力工作。”闽中革命烈士陵园管理处陈志国如是说。

闽中革命烈士陵园位于莆田市区龙脊山上,是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陈志国是革命烈士、闽中红军游击队创始人之一陈天章的侄孙。他从小受到革命家庭氛围的熏陶和教育,1992年进入陵园管理处工作至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烈士陵园的保护、管理及接待讲解等工作。30年如一日,用心用情守护着这座国家级烈士纪念设施。令人感动的是,因工作成绩突出,人事部门曾为他安排其他岗位,但陈志国还是决定继续留下来。“传承红色基因,讲好革命故事,维护好烈士纪念设施,更能体现我的价值。”陈志国说。

记者走进位于南平市建阳区将口镇回潭村福竹山的回潭革命公园,映入眼帘的是错落有致的烈士墓,四周松柏青翠,气氛庄严肃穆。76岁的管护员余绵清俯身拾起墓碑上的落叶,墓园边沿的石缝里长出了小草,他一根根薅掉。为了集中管护,当地政府将在长埂战斗、回潭战斗、五夫战斗中牺牲并零散在多处的110名烈士集中安葬在回潭革命公园。“这里安葬的烈士牺牲时大多在20多岁,最小的仅14岁。我是有56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也是红军的后代,在这里负责保护清洁工作已多年了。每次看着这一座座墓碑,仿佛仍能触摸到先烈们跳动的脉搏,仍然能感受到先烈们的呼吸,正是他们的英勇牺牲,才换来了我们幸福美好的今天。”余绵清说。

矗立在八闽大地上的一处处烈士纪念设施,有许多像叶子华、陈志国、余绵清一样的烈士忠魂的守护者,他们长年累月、默默承担着烈士纪念设施的日常管理和维护工作,清理环境、墓碑维修、打扫卫生、修剪花草、清理杂草杂物……正是有了他们精心管理、细心呵护,烈士英魂方得安息,也给后人提供了缅怀先烈的庄严场所。

版权所有 ©2021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