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文史 上一版   
上一篇

何为一体,何以和谐?

——朱子论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价值

□吴吉民 叶梦婷

宋代被称为中国的“文艺复兴时代”,也是一个“需要巨人并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出现了一批“学识、精神与性格方面的巨人”,当时的理学家“以天下为己任”,上下求索,提出学说,相互借鉴。如张载认为,天地万物组成一个和谐共处的“大家庭”,“乾称父,坤称母;民吾同胞;物吾与也”。天地是我们的父母,万物是我们的同胞,共同参与了宇宙化育的过程。

宋代理学家朱子是继孔孟以后中国儒家文化的集大成者,在传统儒学的基础上,对“天人关系”作出系统性的探索,达到当时所能达到的理论高峰。

天地万物何为一体?朱子给出了解答:万物同源,本为一体。“谓天地生物,本一源”,这个“源”是什么?即“仁”,也是“爱”,“仁者爱人”。“仁”是天地生物的本源,也是世界的本源。在朱子的思想中,“理”是哲学的本体,也就是终极依据,“理生万物”,而“仁”又是“万理之源”“万事之本”。这一理念既是对以“仁”为核心的孔孟儒学的继承与弘扬,又是对“仁”说进行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将理学之“理”赋予了“仁”的特性,从而形成“仁道”。当代历史学家钱穆阐释朱子的“仁道”时指出:“要天地之道即是一个仁道,以其能生万物,又能生生不绝。”即世界万物的本源是“仁”,“仁道”既能孕育天地万物,又能使其永续发展,是天地生物的“基因”。同时,“万物一体”的纽带也是“仁”,一方面表现为天地生物始终秉守着“仁”这一核心而生,“仁者,天地生物之心”,“仁是天理之统体”,体现了“仁”具有凝聚天地万物为一体的原生力量;另一方面“仁”又是天地生物永不枯竭的“生机动力”,朱子认为“仁是天地之生气”, “仁”具有“生意”和“全体不息”的特性,最直观的体现即四时之变迁。朱子言:“春为仁,有个生意……在夏秋冬,生意何尝息。”虽然每个季节的表现形式不同,但因蕴含其中的“仁”,让生机未尝歇息和消散,是天地生物的“永恒精神”。

综上所述,朱子认为,人与自然万物因同一片天地中孕育而出,属于天地自然的一部分,在根源上没有贵贱之分,“仁”所赋予的这一共性决定了人与自然万物在生态上的平等地位,又维持着它们的“精气神”共为一体。

天地万物何以和谐?朱子说:“万物各得其理然后和”,意指万物和谐是人与自然共载“仁道”的结果。以自然的角度而言,天地因“仁”而运动变化,而“仁”本身具有“和”的特质,保障将自然秩序导向“有序”“和谐”。以人类社会的角度而言,朱子说:“仁者本心之全德,若本然天理之良心,存而不失,则所作为,自有序而和。”“全德”即“仁”,包涵仁义礼智信等社会伦理规范。人心若有“全德”,则“心正”;心中怀有“爱”,以博爱之心将天地万物视为自己的同胞手足,博施济众,则无“不仁”,从而实现“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的“和合”气象。“仁”是自然和人类的共性,关键又在人类自身行为,“仁道”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唯一途径,“仁道”如水,水是生命之源,能够泽被万物,不论何种界别。因此,人类对自然要“因性导之”,如静水流深,能够从近至远,从爱家人、爱百姓到爱万物,依次传续,直至海纳百川。所以,“圣贤出来抚临万物,各因其性而导之,如昆虫草木,未尝不顺其性,如取之有时,用之有节”,参天地、赞化育。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自然和生态环境,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格局。”朱子用中国传统思维方式阐述了人与自然是一个同源化育、平等有序、生生不息的共同体,并启示人们用“博爱”和“因性导之”的“仁道”与自然进行对话沟通,达成无间隔的融合,形成同呼吸、共命运、相和谐、共发展的共同体意识,为我们落实“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的时代精神厚植了历史根系,也为我们自觉、主动地贯彻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社会提供文化土壤,经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可熔铸出新的时代精神。

世界是一体的,生态文明建设不能只限于一国一域,而是要多国多地区的合作才能得以实现,万物同源、生存相依,“惟同胞也,故以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等传统文化思想精髓,将为建设万物和谐的美丽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宝贵的历史智慧。

版权所有 ©2021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