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武夷山下 上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留在东山岛的足音

□陈志泽

一到东山岛,我们就被莽莽苍苍的绿海所震撼。静静放眼这因了谷文昌而闻名遐迩的海岛,无声的绿浪舒卷,轻拍我的心扉。我迫不及待地翻开来之前已摘录许多资料的采访本,查阅着,畅想着。耳畔响起谷文昌的铿锵话音,那是1959年他在全县军民植树造林誓师大会上提出的“举首不见石头山,下看不见飞沙滩,上路不被太阳晒,树林里面找村庄”。如今我看到的正是他的构想早已成为现实的遍地树木苍翠、木麻黄在风中轻盈摇曳的图景。

木麻黄,这种长年奋不顾身与风沙搏斗的树并不高大,但特别柔韧,腰杆粗糙得结起疙瘩,细长的枝丫长满绿叶,给人勇敢战斗者的深刻印象。我知道我们现在看到的绿色世界,就是当年谷文昌连续3年带领干部群众,把400多座山头、3万多亩沙滩披上的绿装奠定了根基,而后进一步铺展的。

谷文昌是河南省林州市人,他踩着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血与火,踩着解放福建的枪林弹雨,从遥远的太行山麓一路走来到东山岛。看到眼前的景象——千百年来,风沙把海岛席卷得荒芜、贫瘠,房屋也在沙中沉埋。大海把海岛咬噬得破破烂烂,萧疏寡妇村,举目无炊烟……谷文昌流泪了。就在这个铮铮铁汉唰唰流泪的时候,肆虐的风沙开始战栗了。就在这个千疮百孔的海岛睁大了眼睛的时候,这个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又踩着石头,踩着泥土,踩着风沙走遍每一个角落。我听见谷文昌的足音了,是他长年穿着战争年代穿惯了的黑布鞋,快步如风踩踏着海岛的日日夜夜、踩踏着艰难困苦的足音——这是一位共产党人重整旧山河宣言的字字句句,这是县委书记谷文昌敲击的前进鼓点。

谷文昌的足音常常被漫漫风沙淹没。但他的足音越是从风沙里响出,他的足音越坚定、越沉稳,他的铁锤敲打着钢钎、切割着岩石越是格外的重,他挽起袖管植树扬起的气息荡涤着狂啸的风沙。曾有过探风口,查沙丘,用血肉之躯,感受狂风的力度,飞沙的流向,而后带领千万人齐上阵,花费了几十万个劳动日,筑起拦沙堤几十条,但没多久就被风沙稀里哗啦摧垮的失败和挫折。但失败和挫折没有摧垮谷文昌。他指天发誓:“不制服风沙,就让风沙把我埋掉!”这不啻军令状的誓言动人地体现一位共产党人的坚定信仰与坚强意志,更有力地震响在干部群众的心头。谷文昌没有被风沙淹埋而是风沙被他制服了。

眼前这林海和木麻黄防风带让人永难忘怀的绿,是谷文昌率领东山岛的干部群众一点一滴汇聚起来的。

谷文昌每次下乡总要带上一把剪刀、一把铁铲,看到该剪的树枝就随手剪掉,看到哪一棵树苗该培土了一定上前培土。他常说,谁要伤一棵树,就是伤了我的胳膊;谁折断一根树枝,就是折了我的手指。他爱每一棵树胜过爱自己。一年年,一日日,他深入到田间,挽起袖管植树,卷起裤脚犁田,拿起钢钎打石头,从不间断。他在病重弥留之际深情地说:“我喜欢东山的土地,东山的人民。我在东山干了14年,有些事情还没有办好。死后,请把我的骨灰撒在东山,我要和东山的人民,东山的大树永远在一起!”1981年1月30日,谷文昌逝世。

在8棵青松陪伴的“谷文昌同志万古长青”丰碑前,我听到了谷文昌的肺腑之言:“群众希望共产党给他们带来幸福,如果我们不为民造福,要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群众分到了土地,但种不出粮食,分地又有什么用?不解除群众疾苦,我们心里有愧啊!”我看到他远去的身影,看到他为实现海岛的脱贫致富奔走于山山水水、村村寨寨。

在谷文昌的半身雕像前,我听到谷文昌呼吸声、心跳声,听到他14年连续不断——于今仍巡行在东山岛每一个角落的足音,我听到从大海深处,从海岛四面八方传来他“一个人活着要有伟大的理想,要为人民做好事,为人民奋斗终生”豪迈话语的回响不绝如缕……

版权所有 ©2021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