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奋力谱写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福建篇章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从无穷之路走向振兴之路

□本报记者 张辉 郑昭 吴旭涛 林清智 刘必然

“一条无穷之路,向世界传递同胞的笑容,你记录这时代最美的风景。”今年全国两会开幕前夕,中国香港媒体人陈贝儿凭借脱贫攻坚纪录片《无穷之路》,荣登“感动中国2021年度人物”名单。

通过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中国缔造了无穷之路。而今,广大乡村正接续迈向全面振兴之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和强化农业支持政策,接续推进脱贫地区发展,促进农业丰收、农民增收。两会上,福建全国人大代表、住闽全国政协委员讲述脱贫故事,分享振兴实践,共谋如何走好具有福建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

筑牢防线 不让一个脱贫户返贫

两会现场,全国人大代表、福安市坂中畲族乡后门坪村党支部书记雷金玉进行了《摆脱贫困》的读书分享会。

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滴水穿石”的精神、“弱鸟先飞”的意识……今年是《摆脱贫困》出版30周年,该书收录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德工作期间的29篇重要讲话和文章。对于雷金玉来说,《摆脱贫困》早已成为她的行动指南与常读常新的手边书。

“宁德始终秉承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滴水穿石’‘弱鸟先飞’的闽东精神,顺利完成了摆脱贫困的历史重任。”雷金玉分享了闽东的脱贫故事:得益于“造福工程”,曾经漂泊无依的下岐村连家船民,不仅“搬上来、住下来”,还“富起来”,人均收入从上岸前的不足千元,增长到如今的两万多元。

脱贫成果来之不易,返贫风险不容忽视。

“因病返贫致贫、收入单一不稳定、农产品滞销或市场价格下滑等,都是潜在风险点。”全国人大代表、莆田市秀屿区笏石镇岐厝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曾云英说,目前仍然有一些脱贫人口与边缘人口存在返贫风险。

如何筑牢返贫防线,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郭文圣认为,要强化帮扶政策持续性、稳定性。

郭文圣尤其关注易地扶贫搬迁群众,他说,要以大中型集中安置区为重点,扎实做好易地搬迁后续帮扶工作,持续加大就业和产业扶持力度。

他建议,对有劳动能力的农村低收入人口,坚持开发式帮扶,通过产业项目拉动、扶贫车间吸纳、推广以工代赈方式等,让他们实现就地就近就业。对就业困难的有劳动能力的群众,可根据社区养老、网格化管理等方面需求,创设公益岗位,进行就业援助。

产业驱动 激活乡村发展新活力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全国人大代表、福建武夷烟叶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蕾,分享了福建农业的一件喜事。

不久前,农业农村部发布公告,我国首批3个白羽肉鸡新品种通过国家审定,其中包括福建圣农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参与培育的“圣泽901”。这意味着,白羽肉鸡种源为国外企业垄断的局面终于被打破。

农业现代化必须以科技创新为驱动,不断提高种业创新与农业科技装备水平。打好种业翻身仗,依然任重道远。

黄蕾以白羽肉鸡育种为例:“与国际先进育种水平相比,我国白羽肉鸡自主育种时间短,高生产性能遗传素材积累基础薄弱,分子育种等新技术应用不够,种源性疫病净化技术和检测产品研发存在较大差距。”她建议,加大全国联合育种协作攻关力度,加大白羽肉鸡育种科技投入,利用前沿育种技术,对品系生产性能进行持续选育。

绿色低碳,是乡村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又一关键词。

“我国畜牧养殖年污粪排放约40亿吨,是农业面源污染的主要来源。”全国人大代表、闽南师范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陆銮眉,关注畜禽养殖业绿色转型,她建议探索推广低碳环保节能的生猪养殖技术,推动生猪养殖实现无排放、无臭味、零污染。

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工商联副主席、厦门恒兴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柯希平则认为,民营企业应当在乡村振兴中展现担当。

“应引导民营企业抓住乡村振兴的重大机遇,主动担当,作出贡献。”柯希平说,当前,民营企业融入乡村振兴还面临着人力资源等要素难以从城市流向乡村、政策落地难等问题。他建议,在工资、税收、住房、医疗、教育等方面适度倾斜,解决乡村人才后顾之忧,帮助涉农企业解决人才引进问题。

协调发展 打通省际接壤县堵点

原中央苏区县武平位于闽粤赣三省交界处,2019年刚刚退出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摘帽之后,如何接续推进乡村振兴?全国人大代表、龙岩市新罗区西城街道西安村党委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章联生,带来了武平正在进行的探索。

去年12月,广东蕉岭县联合武平县、江西寻乌县共同召开了“粤闽赣(蕉岭)苏区工业产业发展”研讨会,提出共同建设“闽粤赣苏区省界改革试验区”的构想。

“建议复制自贸区税收政策,对入驻企业给予税收等方面的支持,保障用地用林用能指标,加大基础设施建设补助力度。”章联生希望,闽粤赣苏区省界改革试验区能成为苏区省界边界县合作的前沿和典范。

乡村振兴,不能落下一个村庄。但不少省际边界县依然面临着交通不便、财政收入不高、人才相对匮乏、协同发展困难等发展堵点、难点。如何打通堵点、突破难点,在区域协调发展中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边界县域应摒弃‘桥头堡’‘北门户’‘南大门’的旧思维,主动融入接壤发达地区发展规划,加强产业合作、资源互补、劳务对接、人才交流,实现省际交界地区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良性互动。”全国政协委员、民建福建省委会主委吴志明建议,推行“飞地”模式:推行“行政飞地”,边界县域与周边临近省份县域抱团发展,统一实施“结对子”帮扶;推广“飞地经济”,探索跨省县域建设“双向飞地”,推行共享经济合作体模式。“福建的浦城、诏安与浙江江山、广东饶平等县的企业允许互相搬迁至对方落地,而接受方县市可采用土地、厂房等资源入股,年终参与分红,推动资源优势互补、协同抱团发展。”

版权所有 ©2021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