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要闻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

围绕“加快推进我省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
省政协委员纷纷建言献策

“市域之治”的福建探索

□本报记者 郑雨萱

日前,省政协围绕“加快推进我省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开展专题协商。这场会议既有思想高度——邀请智库专家解读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实现路径,又接地气——连线街道社区工作者分享基层治理的经验心得。

“市域”在国家治理体系中具有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自2019年全国启动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以来,福建将福州、厦门、漳州、龙岩列为首批试点市,通过坚持系统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综合治理,推动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取得阶段性成效,逐步探出一条“市域之治”福建路径。

党建引领,凝聚治理合力

在厦门市金安社区,以社区党组织为核心,居委会、小区治理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共建单位、社会组织等共同参与社区治理的“近邻党建”愈发成熟。近年来,厦门聚焦组织碎片化、人际陌生化等社会治理问题,围绕构建社会治理共同体,实践“近邻”模式,开创了党建引领社会治理的“厦门之路”。

党建引领在基层社会治理过程中,起着凝心聚力的作用。“我们的优势就是党的领导这个政治优势,我们的不足就是服务管理部门多位、缺位、错位的现象长期顽固存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孟营在视频连线中总结当前市域社会治理存在的问题,他认为,运用党的全面领导,冲击部门壁垒,突破行政壁垒,整合分割的碎片社会资源,协调各方力量解决治理难题,是市域社会治理难题解决的一把金钥匙。

“大力推广厦门‘近邻党建’工作模式,切实把社会资源、群众力量充分调动起来。”省政协委员、龙岩市政协副主席、民建龙岩市委会主委陈晓东建议,加强顶层设计,对“近邻党建”引领市域社会治理核心要义进行提炼升华,将具有可复制性、可操作性的好经验、好做法,以制度化的形式固化下来形成治理常态。

三明市政协常委、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肖文波在视频连线中,介绍了三明市“一党委三中心”的生动实践。坚持党对市域社会治理的全面领导,三明市依托平台开展人民法官、人民检察官、人民警察等“五大员”进驻村居社区服务群众,通过下沉一线的服务,保障了社区的文明和谐与安定稳定。

“进一步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体系。”省政协委员邬勇雷建议,形成由政法委牵头,各部门联动的大调解格局,在个案办理和履职过程中加强释法说理和调解工作,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和具体案件的办理中。

“五治”联动,开辟治理新路径

建设海丝中央法务区、福州法务区,在全省开展向“漳州110”、潘东升、孙丽美等年度时代楷模、八闽楷模学习活动……近年来,我省通过加强政治引领,筑牢法治保障,注重德治教化,助力自治强基,推动智治创新“五治”融合,市域社会治理保障力进一步提升。

如何通过“五治”联动,助推市域社会治理向更高水平迈进,引起委员们热议。

“充分发挥设区市立法权,推进市域社会治理法治化和现代化。”省政协委员许永东认为,可以借鉴外地的经验和本地成熟做法,整合出台有关政府规章,待形成经验后,再向省内其他市域进行推广。

当前,我省城市空间结构、生产方式、组织形态和运行机制都发生了深刻变革,市域社会治理承压明显。不少委员指出,要强化“数字福建”的科技支撑作用,以“一网统管”智慧化赋能市域社会治理。

加强数字化应急体系建设,为社会筑牢安全屏障。省政协常委、副秘书长,致公党省委会专职副主委吴棉国建议,完善数据治理顶层设计,加强智能治理基础建设,聚焦安全生产、防台防汛、公共卫生等重点领域构建智能化安全预警体系,实现全周期安全监管。

省应急厅表示,将构建数字化应急指挥中心,接入所有安委会成员的大数据和应用平台,对接公共卫生、社会安全数字化平台,并围绕危化品、矿山、工贸等高危行业领域,打造“企业安全生产标准化+双重预防机制+监管执法机制+信息化监管”平台,加快构建智慧应急应用生态。

文化养德,让市域治理根基更牢。省政协常委,民进省委会副主委、厦门市委会主委吴丽冰建议,将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博物馆、名人纪念堂等文化场馆整合为市域文化联合体,提升文化传播效应。

规范促德,让市域治理抓手更活。省政协委员林春兰呼吁,尽快完善我省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健全公民和组织的守法信用记录,完善跨部门、跨地区、跨行业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联动机制。

省委政法委表示,将进一步注重文化养德、教化立德、规范促德,健全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完善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政策,让崇法向善成为自觉行动。

基层自治,提高服务能力

在会场视频连线中,来自漳州市芗城区“红色物业”进社区的生动实践,为基层治理提供了新思路。

县后社区原先年久失管,基础设施老化、社区工作力量薄弱、民营物业公司不愿进驻。漳州市芗城区引进区属国有企业芗江物业接管县后社区,重新规划停车位、安装电梯,设立“幸福大食堂”、便民服务驿站、连心亭等便民场所,让老旧社区焕然一新。

基层治理,关键在人。在社区党组织的领导下,加强社区自治组织规范化建设,促进基层群众自治与网格化服务管理有效衔接,缺一不可。

让专业化的社会组织参与到基层治理中来。省政协委员欧秀珠建议,健全社会组织培育发展机制,通过委托、承包、采购、公益创投等方式,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引导社会组织主动参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

让有社会经验的退休老年人、老党员参与到基层治理中来。省政协委员、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季武建议,发挥“银发力量”,引导老年群体有序参与社区治理,助力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发挥好网格化管理在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的“神经末梢”作用,在后疫情时代更为重要。委员们认为,要强化疫情防控网格化管理,深化平战转化结合机制,通过日常培训、实战演练,不断提升网格员专业能力和有序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省卫健委表示,将进一步提升防控处置能力,构建乡镇(街道)、村(社区)、小区贯穿到底的常态化疫情防控组织体系,确保平急转换机制能够第一时间迅速启动,应急指挥体系迅速激活,坚决快速果断处置突发疫情。

在观点碰撞当中,与会委员们凝聚起了共识和力量。大家一致认为,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既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着眼社会治理领域,回应人民群众“最急”的治理热点、“最盼”的治理难点、“最烦”的治理重点和“最关心”的治理薄弱点;又要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从最明显的短板补起,从最突出的漏洞堵起,从最严峻的风险防起,把大矛盾大风险控制在市域、化解在市域,确保不外溢不扩散,持续推进我省市域社会治理格局转变、方式转变、动能转变,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版权所有 ©2021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