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海峡/国际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福建农林大学林学院森林康养班成为大陆高校的首批森林康养班之一。班主任是来自宝岛台湾的张玮尹博士,他将森林康养的先进理念和科研成果融入乡建乡创,带领学生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来,一起“森”呼吸

本报记者 陈梦婕

在闽清县上莲乡佳头村,张玮尹(前)指导农户种植曼地亚红豆杉。(受访者供图)

森林康养是什么?2018年9月,当28名新生走进福建农林大学林学院森林康养班时,大都不清楚要学什么。不过,经过四年学习,他们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作为首届森林康养班班主任,来自宝岛台湾的张玮尹博士很是自豪,对于这批毕业生他如数家珍:他们中有13人考上硕士研究生,两人自主创业,其余全部就业,实现升学及就业率100%。

张玮尹毕业于台湾中兴大学森林系博士班。2017年,他从北京林业大学博士后出站后,选择来到与台湾一水相连的福建发展。

森林康养起源于德国,流行于欧美、日韩等国家。在我国台湾地区也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森林疗愈师培训计划。大陆的森林康养产业起步于2015年。张玮尹毕业后便决定留在大陆高校任教,并把台湾的相关教育经验和理念带过来。

“森林康养属于交叉领域较强的学科,我们的森林康养班课程非常丰富。”张玮尹告诉记者,他们以林学为基础,结合医学、心理学、风景园林学、体育学等学科优势,设计跨学科、跨领域的本科课程,同时也开设多门实操性较强的课程,比如,针灸推拿、插花艺术、手工制作、攀树训练、品茗茶道、户外急救等。

与以娱乐和科普为主要目的的“森林旅游”不同,森林康养主要是指通过对科学数据(如血氧含量、心率变异性等)的监测研究,分析不同的森林环境能够给人们带来的各类健康效益。因此,在张玮尹的课程中,学生们必须学会检测并分析各种人体健康数据,据此设计个性化的课程及体验活动,达到治疗或预防疾病的效果。

此外,学习心理学相关课程也十分重要。张玮尹举例说,针对老年人的森林康养活动,就比较适合在四季常青的针叶林中进行,并要随时关心他们的身心状态。而对于残障人士,游客较少的森林环境会让他们更加放松,不必担心他人的异样目光。“我希望学生通过四年学习,对森林康养产业能够建立起一套完整系统的知识架构并付诸实践。”

“和其他专业的同学相比,我们森林康养班四年的学习生活特别幸福,拥有很多在大自然中探索实践的机会。”福建农林大学首届森林康养班毕业生郭德生来自于农村,从小在大自然中长大,上完课他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有趣又科学的方式来走进自然。他最喜欢的是攀树训练课。张玮尹专门请来“职业攀树师”,对学生进行攀树训练。攀树作为一种特殊的户外实践,一方面,它要求学生以科学思维去选择攀爬路径,提高身体协调性和核心力量;另一方面,学生还要学会使用整套攀树安全装备,掌握打绳结等技巧,是一门对技巧和思维要求很高的课程。郭德生最享受的是爬到树上后与自我相处、与自然对话的感觉。

同为首届森林康养班毕业生的杨宇骏印象最深的是“森林毛毛虫”活动课。同学们排成长队,蒙上眼睛,打着赤脚,双手搭着前面同学的肩膀,在老师的引导下,在林中慢慢前行。张玮尹告诉记者,之所以蒙眼是因为人平常80%的信息接收来自眼睛,而蒙上眼后,其他感官接收信息的能力自然就被放大。“张老师的课程让五感一下打开了,耳边的虫鸣鸟叫声似乎都比平日清晰了许多,真的很神奇!让我们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杨宇骏说。

除日常教学外,从2020年开始,张玮尹还投入到福建的乡建乡创中,在顺昌县高阳乡大富村等村庄开展乡村振兴服务工作。他和团队根据不同村庄的森林资源、田园风光、客家文化等进行规划设计。“福建是大陆森林覆盖率最高的省份,有很好的条件发展森林康养产业,并且可以跟乡村振兴有机结合起来。”张玮尹说。

去年,张玮尹受邀作为港澳台特邀代表,赴北京参加中国科协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能和大陆最顶尖的科学家在一起交流,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我也希望能把森林康养产业进一步拓展开来,将科研成果融入乡建乡创,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版权所有 ©2021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