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理论周刊·求是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规范算法生态系统 助力网络强国建设

□陈筱宇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健全网络综合治理体系,推动形成良好网络生态”,并将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建设作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一项重要战略。信息时代算法技术的广泛运用,在给社会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风险和挑战。规范算法生态系统、完善算法信息服务,是维护良好网络生态、推进网络强国建设的重要保障。

规范算法推荐技术是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安全的基础保障。算法推荐技术能够精准识别和抓取网络实时舆论动态,综合分析不同舆论形态的分布状态和变化趋势,有效推动信息资源的流动和分配,影响不同社会阶层群体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通过算法技术解构热点事件的核心要素,绘制舆论发展的可视化图谱,制定舆论引导方案,可以有效引领网络意识形态的正确方向,为广大网民更好地理解社会热点提供向导和参考。

规范算法信息服务是推动算法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现实需要。算法信息服务已深度内嵌到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各行各业各领域呈现指数化扩张,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信息流动方式和资源分配方式,催生了新的经济业态、刺激了新的商业模式、提供了新的就业需求、创造了新的社会价值。夯实算法创新基础,规范算法信息服务,让算法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驱动力,保障算法经济的持续健康有序发展。

规范算法生态系统是推动网络强国建设的有力支撑。算法在加速信息传播、调配社会资源、推动经济发展、影响政府决策和改进社会治理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算法的不合理运用也对意识形态安全、经济市场秩序、网民合法权益、社会公平正义等带来了挑战。健全网络综合治理体系,推动算法推荐技术的健康发展、算法信息服务的规范有序、算法生态系统的向上向善,对建设网络文明、清朗网络空间有着重要作用,为推动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发展、推进网络强国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当前算法生态系统建设面临着挑战。技术理性扰乱共识凝聚,算法技术“投其所好”的分发导向引发了“信息茧房”“过滤气泡”,算法权力不合理的运用,导致“算法歧视”“算法越权”等问题。当前呈波动线性发展状态的算法技术,与受立法程序和修订实效所限的法律法规之间,也存在时间差,引发算法运行和归责惩戒的困境。2023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提出“五个使命任务”,明确“十个坚持”的重要原则,指出“坚持正能量是总要求、管得住是硬道理、用得好是真本事”,这为规范算法生态系统、加强网络综合治理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坚持正能量的总要求,做好算法价值生态的合理规划。首先,要不断创新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内容、传播话语、传播方式,增强传播的鲜活性、生动性和形象性。只有创造出用户喜闻乐见的内容,主动适应算法推荐模式,才能吸引用户的兴趣和关注,得到用户的点击和浏览,实现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规模增长。其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探索将人工智能运用在新闻采集、生产、分发、接受、反馈中,用主流价值导向驾驭‘算法’,全面提高舆论引导能力”,要利用算法筛选优质信息内容注入算法推荐池,引导算法为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提供价值增量。再次,要加强信息分发阶段的管理,将蕴含正确价值认同和价值选择的高质量内容,通过算法推荐服务呈现到用户群体面前,使算法真正成为新时代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新引擎和新动力。综上所述,算法技术担负着引领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重要责任,主流价值导向也引领着算法技术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只有不断推动算法技术理性和价值理性相统一,才能实现算法生态系统的良序发展。

坚持用得好的真本事,加强算法权力运行的合理规制。一方面,要强化国有资本在算法生态系统资金、技术、管理上的主导地位,引导国有资本有序进入技术研发、资源分配、舆论引导、社会管理等算法领域,发挥资本在推动各行业高质量发展中的动力作用。明确平台企业资本的红线底线,规制平台企业的算法权力,维护和保障国家、社会、公众的根本利益。另一方面,平台企业应按照合理适度的原则,在保护底层技术逻辑等相关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的同时,适当提高算法的透明度、配置算法的解释权,向用户公开算法技术的基本原理、目的意图、运行机制等。优化资本结构、建立透明机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制算法权力的过度扩张和滥用,对提升用户的信任感、规范算法生态系统起到积极作用。

坚持管得住的硬道理,完善算法监管制度的合理规范。按照国家网信办等部委提出的“逐步建立治理机制健全、监管体系完善、算法生态规范的算法安全综合治理格局”的主要目标,充分调动国家社会各方力量,构建算法生态系统监管体系。一是建立覆盖全行业、全方位、全周期的监管机制,实时研判平台企业的算法技术发展风险,建立算法技术风险隐患清单,做好风险的提前预警、研判分析、综合处置工作。二是构建分级分类监管制度,保障国家政治安全和市场经济公平竞争。对中低风险的算法服务进行日常监督和专项监督,通过持续性评估来完善常态审查机制。三是构建算法生态的协同监管体系,形成党委领导、政府监管、企业履责、网民监督的多元治理结构,推动国家网信部门与电信、公安、市场监管等相关部门的协同联动,加强各部门间统筹协作,提升整体监管水平。四是推进监管体系和监管能力的现代化,把握好监管治理与鼓励创新之间的关系,发挥算法智能化优势,探索“以算法管算法”“以技术管技术”的监管模式。五是推进算法生态系统法治建设。加快算法立法,围绕算法信息服务、算法安全保护、算法生态治理等方面,及时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明确算法生态系统的参与主体、职责范围、业务规范和法律责任,推动算法生态的立法工作向精细化、纵深化方向发展;严格算法执法,依法监管算法失范行为,把握算法服务的适用范围和限制条件,规范算法技术的应用场景和作用对象,明确算法权力的问责对象和问责标准,最大限度发挥算法立法的预期效果;开展算法普法,提升算法生态系统参与主体的守法意识,明确各主体的权责义务,注重对平台企业算法技术人员的道德伦理规范建设,引导其在工具理性基础上培养价值理性,提升社会责任感,共同维护算法生态系统的整体秩序。

[作者单位:福建师范大学。本文系福建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2022年度项目“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强国的重要论述研究”(项目编号:FJ2022XZB024)阶段性成果]

版权所有 ©2021 福建日报 fjdaily.com 闽ICP备15008128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